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過了不惑之年,我把家安在了大海邊。這樣,我就會有足夠的時間和機會拿著相機,拍攝我深愛的大海以及那些喜歡在大海邊徜徉的男男女女。 為拿出像樣的作品參加攝影協會舉辦的大海杯攝影展,今天,我早早就來到了海邊。在那片比較清淨的海灘,尋找最好的角度,想拍幾張太陽從小島那邊緩緩升起的照片。 辛勞了一夜的大海像是剛剛睡醒,慵懶的海浪輕拍著沙灘。 我忽然發現,不遠處的淺海裡有一個紅色的東西,正在被海浪慢慢地衝上海灘。我走過去,驚奇的發現,竟然是一隻被海浪沖上岸的紅色高跟鞋!我好奇地欣賞著這只高跟鞋,它竟然是如此的做工考究、顏色艷麗、小巧玲瓏,像少女般側臥在海灘上。我禁不住想,穿著這麼精緻高跟鞋的女孩,該有一雙怎樣白皙小巧的腳,以及怎樣秀美的的雙腿呢? 我本能地拿起胸前的相機,變換著角度,拍攝了這只神秘的高跟鞋。 已經有幾個早起來大海邊溜躂的人,圍觀著那只紅色高跟鞋。熱烈地發佈著他們的種種猜測。 因為還要上班,我離開了海邊。一天繁忙的業務,那只被海浪沖到岸邊的高跟鞋也已被我忘在了腦後。 晚飯後,我打開電腦,開始修飾、整理許多天來一直無暇顧及的采風照片,想從其中挑選出可以參加攝影展的作品。 忽然,一組海邊人物的照片吸引了我的注意力。那是一對年輕戀人在海邊散步的背影照片。照片上的時間顯示,這是我在一個多月前拍攝的一組人物照。 記得那天的傍晚,遠處的天邊還有一抹殘陽,金燦燦的餘暉照在鬆軟、潮濕的海灘上。幾隻貪戀海灘的小蟹,慌慌張張地奔向退潮的海浪。海灘上兩行清晰的腳印沿著海岸線向遠處延伸。看到那行小腳印上有凹下去的圓坑,我斷定,前面應該是一對年輕的戀人。我抬眼望去,那是個身材姣好的女孩子,腰身纖細、秀腿細長。在她身旁的男友卻是近乎肥胖的粗壯,高高的個頭,顯得很大的腦袋,一頭硬朗的板寸頭型,粗壯的胳膊,顯得有些粗魯地緊摟著女孩的腰。他們反差巨大的形體,以及讓我感到有些不太輕鬆的舉止,吸引了我的鏡頭。我在他們身後悄悄地舉起手裡的相機,拍下了一組他們的身影。 我在電腦顯示屏上欣賞著這組照片。特別是那個女孩的美,很是吸引我的眼球。每一個女孩都會有一種獨特的美麗,只是需要人們從不同的角度去發現和理解。就拿照片上這個女孩子來說吧,她不僅秀髮飄飄,身姿優美。更為惹眼的是,在時尚的短裙下,露出的兩條小腿竟是少有的筆直、修長。有人說,一個女人漂亮與否,要看小腿。小腿好看的女孩,極有可能就是個大美女。再往下看,我不禁心跳加劇。因為,照片上的女孩,穿的竟是一雙然我很是眼熟的紅色高跟鞋! 我從電腦上找出今天早上在海邊拍的那組有關高跟鞋的照片,並把它與那女孩穿的紅色高跟鞋加以比較。我驚訝的發現,它們竟是那樣的相似,簡直就是一模一樣! 我接著翻看一個多月前拍攝的那對男女的其它照片,回憶著那天傍晚後來發生的情景。 我一直悄悄地走在那對戀人的身後,尋找著合適的拍攝角度。 我看著他倆走向了停靠在海岸邊的一個摩托艇。女孩身邊的那個男人,似乎與開摩托艇的男子很熟悉,一見面就遞上了香煙,並嘻嘻哈哈地打著招呼。 那個開摩托艇的人可能看到了我在拍照,於是兩個男人在我按下快門的瞬間,都把頭轉過來看我。使我無意間拍下了這張留有兩個男人清晰面容的照片。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,我趕緊轉身離開了。 不久,我就聽到了摩托艇發動機的聲音。 轉過身,我看到那艘摩托艇載著他們三個人,駛向遠離海岸的小島。那小島其實只是幾塊巨大的礁石,如海獸般靜靜的臥在大海裡,任由海浪的沖刷。除了在盛夏時節,偶爾有幾個人會在那裡整晚釣魚之外,平時是很少有人到小島上去的。 可是,這麼晚了,他們三個人為什麼還要乘著遊艇到荒島去呢?這個問題竟然讓我想了很久。 我把今天早上拍攝的紅色高跟鞋、一個多月前拍攝的那個腳穿紅色高跟鞋的女孩、以及那兩個男人回頭看我時的照片,都用照片打印機打印出來。我一邊看著照片,一邊不時地揣測著、想像著。 那只紅色高跟鞋怎麼會掉到大海裡呢?它是從什麼地方被海浪沖上來的?那個女孩為什麼會丟了一隻鞋?那個傍晚,在大海遠處的小島上,究竟發生了什麼? 莫非那個女孩是受那個粗壯男人的脅迫,才走向了那艘小遊艇?而把她拉到那個荒涼小島,莫非是兩個男人預謀已久的陰謀?莫非那個漂亮的女孩遭遇了不測?莫非那只紅色高跟鞋是女孩故意甩到海裡,期許它上岸來傳遞訊息? 這一夜,我儼然成了福爾摩斯,想像著各種各樣的情景,直到把自己折磨得徹夜未眠。 直到第二天早晨,我才終於明白,作為商人的我,根本不可能具有福爾摩斯的思維邏輯。於是,我找到了在海濱派出所當警察的同學,把三張照片和我的猜想,都交給了他。 我的這位警察同學聽完我的講述,拍了拍我的肩,帶著一臉的壞笑對我說,老兄經常看刑偵片吧? 我心情悻悻地告別了他,開車行駛在海濱路上。帶有絲絲涼意的海風,順著搖下的車窗很舒服地吹到臉上。昨夜的雜亂思考蕩然全無,心情也清爽了許多。 幾天之後,我忽然接到了那位警察同學的電話。他告訴我,海灘對面那座小島上發現了一具無名女屍。我拍攝的那幾張照片,以及我的那些猜想,為警方偵破一起強姦殺人案起到了不小的幫助。還說,局裡要向我發一筆叫做市民協助破案的獎金! 這天晚上,我又是徹夜未眠。倒不是因為獎金,而是被縈繞在腦海中的種種拍攝計劃折磨得睡不著。 我離瘋已經不遠了!我這樣想。(完)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因為工作上的原因,加上這幾天的勞累,我的心情糟糕到了極點。下班後,面對熙攘的街市,內心一片茫然。凜冽的寒風擁著我冰冷的軀殼,伴隨著過往的人群機械地漫步著。望著急促趕路的人們,感覺自己與他們那麼格格不入,他們應該有自己的目的地:可能是溫馨的家、可能是浪漫的約會、也可能是朋友間暢心的聚會。是的,大家都在盼望中追趕著時間,想盡快遠離這季節的寒冷,我的目的地在哪!……人群的嘈雜和街市的喧囂讓我更加煩悶,壓抑,窒息。靜,我想擁有一片寧靜。腳步追隨著我的感覺尋覓著它的方向,人漸漸少了,閃爍的燈光也稀了,只有偶爾的出租在我眼前閃過。腳步聲也漸漸清晰起來,咯咯聲越發刺耳起來,那聲音似乎要震碎我心房中凝結的冰凌,一陣刺痛由心口忽地瀰漫全身。 回神間,已來到公園門前,遠處一遛幽暗的路燈整齊地排開,沒有一個行人和遊客,可能是太晚,也可能是太早的緣故吧。這時的公園格外的空曠冷清,只有我的形單影隻還在遊蕩。不遠處的人工湖正是我想去的地方,穿過寂靜幽深的樹林,走上湖岸的台階,映入眼簾的是超乎想像的寧靜。沒有遊人的穿梭,沒有學生的打鬧,也沒有了往日戀人們的親暱身影,就連愛運動的人們似乎也避開了這一鐘點。漫步於湖邊,遠處隱約著輕快地琵琶協奏曲,追隨著樂曲來到一張石桌和幾個石凳前,一個不大的石頭安坐在旁邊,那曼妙的音符就從它小小的身體發出,一個掩飾的音箱。這就是我今天的目的地,這就是我要尋覓的地方。坐在光滑的石凳上,我幽幽舒了口氣。湖邊昏黃的路燈倒影在如鏡的湖面,湖水細密的波紋像一位慈祥的老人微笑的臉龐。剛剛還凝固心底的寒冷忽然輕輕融化水潤起來。哦!一定是那遠處黝黑連綿的群山的阻擋,它在關照一位失神迷茫的生靈;一定是湖邊排排高聳的水杉樹,用它挺拔的身軀隔開了游漏與山間的邪惡之氣;也可能是善良的風婆婆在躡手躡腳生怕再濺起紋絲的細風。清透的空氣中舒緩的樂曲聲也讓我感受到了一份至真、至純、至聖的情感,琵琶和二胡也不見了往日的淒涼和悲倉,劃過心田的都是小橋流水般的清秀和江南少女樣的呢噥。 我為之動容了,這是一份厚厚的關愛啊。無形的感悟讓雙眼婆娑起來,抬起迷濛的雙眼,仰望蕭瑟的冬夜,掠過光禿的樹枝椏,看到了斑駁的月光。月兒的形狀在充盈的淚光中模糊著,變幻著。如銀衫素服的仙女飄然起舞,長長的娟袖被她淋漓盡致地揮舞著,忽而山下翻舞,忽而裊裊娜娜。兩行淚水潸然滑落,淚水沁潤過臉頰和嘴唇。是熱的?我以為身體裡能流出的冰冷如刀的苦汁。還是那依然的溫熱。這時的月光又變幻成英俊的少年,身著銀白鎧甲,騎著銀白寶馬,預馳騁曠野,是那般的英姿颯爽。又是一陣溫潤滑下,那少年已化做一顆明珠,盡顯著他的光芒,那份璀璨逼我收回了目光,投向近處的湖面。水中的燈光也被我的淚光感染了,他們相互呼應,光芒閃爍,簡直成了沸騰的海洋。《南泥灣》的樂曲也適時地渲染起來。今晚,這分明是一場為我舉辦的狂歡。 如鏡的湖面,群山的環抱,水杉的憐惜,風婆的呵護,琵琶、二胡的靈氣,月光的輕舞飛揚還有煙花般的燈光,都讓我感受了一場極致的狂歡。它已逼走了內心的煩悶、壓抑和彷徨,留下了暢然、舒心和慰藉。再次陶醉於無盡的關愛中,癡迷的沉醉讓我忘卻了時間的流逝。風婆的怪憎,讓我打了個冷顫,她老人家已經揮動寬大的衣服輕呵我這貪婪的人兒。“醒醒吧孩子,天要冷了,該回家了”。她的催促不斷增強,已經到了我無法逞強的地步了。站起身來,捋順被風婆撫亂的髮絲,最後一次把這份美好與關愛收進心房。深藏美好,緊揣著關愛,重新融入嘈雜和喧囂的塵世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