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因為工作上的原因,加上這幾天的勞累,我的心情糟糕到了極點。下班後,面對熙攘的街市,內心一片茫然。凜冽的寒風擁著我冰冷的軀殼,伴隨著過往的人群機械地漫步著。望著急促趕路的人們,感覺自己與他們那麼格格不入,他們應該有自己的目的地:可能是溫馨的家、可能是浪漫的約會、也可能是朋友間暢心的聚會。是的,大家都在盼望中追趕著時間,想盡快遠離這季節的寒冷,我的目的地在哪!……人群的嘈雜和街市的喧囂讓我更加煩悶,壓抑,窒息。靜,我想擁有一片寧靜。腳步追隨著我的感覺尋覓著它的方向,人漸漸少了,閃爍的燈光也稀了,只有偶爾的出租在我眼前閃過。腳步聲也漸漸清晰起來,咯咯聲越發刺耳起來,那聲音似乎要震碎我心房中凝結的冰凌,一陣刺痛由心口忽地瀰漫全身。 回神間,已來到公園門前,遠處一遛幽暗的路燈整齊地排開,沒有一個行人和遊客,可能是太晚,也可能是太早的緣故吧。這時的公園格外的空曠冷清,只有我的形單影隻還在遊蕩。不遠處的人工湖正是我想去的地方,穿過寂靜幽深的樹林,走上湖岸的台階,映入眼簾的是超乎想像的寧靜。沒有遊人的穿梭,沒有學生的打鬧,也沒有了往日戀人們的親暱身影,就連愛運動的人們似乎也避開了這一鐘點。漫步於湖邊,遠處隱約著輕快地琵琶協奏曲,追隨著樂曲來到一張石桌和幾個石凳前,一個不大的石頭安坐在旁邊,那曼妙的音符就從它小小的身體發出,一個掩飾的音箱。這就是我今天的目的地,這就是我要尋覓的地方。坐在光滑的石凳上,我幽幽舒了口氣。湖邊昏黃的路燈倒影在如鏡的湖面,湖水細密的波紋像一位慈祥的老人微笑的臉龐。剛剛還凝固心底的寒冷忽然輕輕融化水潤起來。哦!一定是那遠處黝黑連綿的群山的阻擋,它在關照一位失神迷茫的生靈;一定是湖邊排排高聳的水杉樹,用它挺拔的身軀隔開了游漏與山間的邪惡之氣;也可能是善良的風婆婆在躡手躡腳生怕再濺起紋絲的細風。清透的空氣中舒緩的樂曲聲也讓我感受到了一份至真、至純、至聖的情感,琵琶和二胡也不見了往日的淒涼和悲倉,劃過心田的都是小橋流水般的清秀和江南少女樣的呢噥。 我為之動容了,這是一份厚厚的關愛啊。無形的感悟讓雙眼婆娑起來,抬起迷濛的雙眼,仰望蕭瑟的冬夜,掠過光禿的樹枝椏,看到了斑駁的月光。月兒的形狀在充盈的淚光中模糊著,變幻著。如銀衫素服的仙女飄然起舞,長長的娟袖被她淋漓盡致地揮舞著,忽而山下翻舞,忽而裊裊娜娜。兩行淚水潸然滑落,淚水沁潤過臉頰和嘴唇。是熱的?我以為身體裡能流出的冰冷如刀的苦汁。還是那依然的溫熱。這時的月光又變幻成英俊的少年,身著銀白鎧甲,騎著銀白寶馬,預馳騁曠野,是那般的英姿颯爽。又是一陣溫潤滑下,那少年已化做一顆明珠,盡顯著他的光芒,那份璀璨逼我收回了目光,投向近處的湖面。水中的燈光也被我的淚光感染了,他們相互呼應,光芒閃爍,簡直成了沸騰的海洋。《南泥灣》的樂曲也適時地渲染起來。今晚,這分明是一場為我舉辦的狂歡。 如鏡的湖面,群山的環抱,水杉的憐惜,風婆的呵護,琵琶、二胡的靈氣,月光的輕舞飛揚還有煙花般的燈光,都讓我感受了一場極致的狂歡。它已逼走了內心的煩悶、壓抑和彷徨,留下了暢然、舒心和慰藉。再次陶醉於無盡的關愛中,癡迷的沉醉讓我忘卻了時間的流逝。風婆的怪憎,讓我打了個冷顫,她老人家已經揮動寬大的衣服輕呵我這貪婪的人兒。“醒醒吧孩子,天要冷了,該回家了”。她的催促不斷增強,已經到了我無法逞強的地步了。站起身來,捋順被風婆撫亂的髮絲,最後一次把這份美好與關愛收進心房。深藏美好,緊揣著關愛,重新融入嘈雜和喧囂的塵世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