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過了不惑之年,我把家安在了大海邊。這樣,我就會有足夠的時間和機會拿著相機,拍攝我深愛的大海以及那些喜歡在大海邊徜徉的男男女女。 為拿出像樣的作品參加攝影協會舉辦的大海杯攝影展,今天,我早早就來到了海邊。在那片比較清淨的海灘,尋找最好的角度,想拍幾張太陽從小島那邊緩緩升起的照片。 辛勞了一夜的大海像是剛剛睡醒,慵懶的海浪輕拍著沙灘。 我忽然發現,不遠處的淺海裡有一個紅色的東西,正在被海浪慢慢地衝上海灘。我走過去,驚奇的發現,竟然是一隻被海浪沖上岸的紅色高跟鞋!我好奇地欣賞著這只高跟鞋,它竟然是如此的做工考究、顏色艷麗、小巧玲瓏,像少女般側臥在海灘上。我禁不住想,穿著這麼精緻高跟鞋的女孩,該有一雙怎樣白皙小巧的腳,以及怎樣秀美的的雙腿呢? 我本能地拿起胸前的相機,變換著角度,拍攝了這只神秘的高跟鞋。 已經有幾個早起來大海邊溜躂的人,圍觀著那只紅色高跟鞋。熱烈地發佈著他們的種種猜測。 因為還要上班,我離開了海邊。一天繁忙的業務,那只被海浪沖到岸邊的高跟鞋也已被我忘在了腦後。 晚飯後,我打開電腦,開始修飾、整理許多天來一直無暇顧及的采風照片,想從其中挑選出可以參加攝影展的作品。 忽然,一組海邊人物的照片吸引了我的注意力。那是一對年輕戀人在海邊散步的背影照片。照片上的時間顯示,這是我在一個多月前拍攝的一組人物照。 記得那天的傍晚,遠處的天邊還有一抹殘陽,金燦燦的餘暉照在鬆軟、潮濕的海灘上。幾隻貪戀海灘的小蟹,慌慌張張地奔向退潮的海浪。海灘上兩行清晰的腳印沿著海岸線向遠處延伸。看到那行小腳印上有凹下去的圓坑,我斷定,前面應該是一對年輕的戀人。我抬眼望去,那是個身材姣好的女孩子,腰身纖細、秀腿細長。在她身旁的男友卻是近乎肥胖的粗壯,高高的個頭,顯得很大的腦袋,一頭硬朗的板寸頭型,粗壯的胳膊,顯得有些粗魯地緊摟著女孩的腰。他們反差巨大的形體,以及讓我感到有些不太輕鬆的舉止,吸引了我的鏡頭。我在他們身後悄悄地舉起手裡的相機,拍下了一組他們的身影。 我在電腦顯示屏上欣賞著這組照片。特別是那個女孩的美,很是吸引我的眼球。每一個女孩都會有一種獨特的美麗,只是需要人們從不同的角度去發現和理解。就拿照片上這個女孩子來說吧,她不僅秀髮飄飄,身姿優美。更為惹眼的是,在時尚的短裙下,露出的兩條小腿竟是少有的筆直、修長。有人說,一個女人漂亮與否,要看小腿。小腿好看的女孩,極有可能就是個大美女。再往下看,我不禁心跳加劇。因為,照片上的女孩,穿的竟是一雙然我很是眼熟的紅色高跟鞋! 我從電腦上找出今天早上在海邊拍的那組有關高跟鞋的照片,並把它與那女孩穿的紅色高跟鞋加以比較。我驚訝的發現,它們竟是那樣的相似,簡直就是一模一樣! 我接著翻看一個多月前拍攝的那對男女的其它照片,回憶著那天傍晚後來發生的情景。 我一直悄悄地走在那對戀人的身後,尋找著合適的拍攝角度。 我看著他倆走向了停靠在海岸邊的一個摩托艇。女孩身邊的那個男人,似乎與開摩托艇的男子很熟悉,一見面就遞上了香煙,並嘻嘻哈哈地打著招呼。 那個開摩托艇的人可能看到了我在拍照,於是兩個男人在我按下快門的瞬間,都把頭轉過來看我。使我無意間拍下了這張留有兩個男人清晰面容的照片。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,我趕緊轉身離開了。 不久,我就聽到了摩托艇發動機的聲音。 轉過身,我看到那艘摩托艇載著他們三個人,駛向遠離海岸的小島。那小島其實只是幾塊巨大的礁石,如海獸般靜靜的臥在大海裡,任由海浪的沖刷。除了在盛夏時節,偶爾有幾個人會在那裡整晚釣魚之外,平時是很少有人到小島上去的。 可是,這麼晚了,他們三個人為什麼還要乘著遊艇到荒島去呢?這個問題竟然讓我想了很久。 我把今天早上拍攝的紅色高跟鞋、一個多月前拍攝的那個腳穿紅色高跟鞋的女孩、以及那兩個男人回頭看我時的照片,都用照片打印機打印出來。我一邊看著照片,一邊不時地揣測著、想像著。 那只紅色高跟鞋怎麼會掉到大海裡呢?它是從什麼地方被海浪沖上來的?那個女孩為什麼會丟了一隻鞋?那個傍晚,在大海遠處的小島上,究竟發生了什麼? 莫非那個女孩是受那個粗壯男人的脅迫,才走向了那艘小遊艇?而把她拉到那個荒涼小島,莫非是兩個男人預謀已久的陰謀?莫非那個漂亮的女孩遭遇了不測?莫非那只紅色高跟鞋是女孩故意甩到海裡,期許它上岸來傳遞訊息? 這一夜,我儼然成了福爾摩斯,想像著各種各樣的情景,直到把自己折磨得徹夜未眠。 直到第二天早晨,我才終於明白,作為商人的我,根本不可能具有福爾摩斯的思維邏輯。於是,我找到了在海濱派出所當警察的同學,把三張照片和我的猜想,都交給了他。 我的這位警察同學聽完我的講述,拍了拍我的肩,帶著一臉的壞笑對我說,老兄經常看刑偵片吧? 我心情悻悻地告別了他,開車行駛在海濱路上。帶有絲絲涼意的海風,順著搖下的車窗很舒服地吹到臉上。昨夜的雜亂思考蕩然全無,心情也清爽了許多。 幾天之後,我忽然接到了那位警察同學的電話。他告訴我,海灘對面那座小島上發現了一具無名女屍。我拍攝的那幾張照片,以及我的那些猜想,為警方偵破一起強姦殺人案起到了不小的幫助。還說,局裡要向我發一筆叫做市民協助破案的獎金! 這天晚上,我又是徹夜未眠。倒不是因為獎金,而是被縈繞在腦海中的種種拍攝計劃折磨得睡不著。 我離瘋已經不遠了!我這樣想。(完)